他来自江湖,却归于山林野树

2019-05-20 08:50    来源:流浪的鱼    

时隔许久补了几期《十三邀》,有期嘉宾是吴孟达。

其中一幕挺让人唏嘘的。

许知远和吴孟达在一个咖啡店里聊着的时候,一个路过的男生从头看到尾,工作人员问了之后得知,这个男生是吴孟达的粉丝,就向许知远和吴孟达介绍了一下。

那个男生上前说:“好久没有在电影里看见你了。”

吴孟达起身拉着男生的手,笑着说:“我老了,没办法了。”

一句话出口,男生的眼中就似有泪光。

那个一夜成名,绯闻缠身的无厘头大叔,竟然不知不觉,被岁月打磨成了一个眉眼带笑,慈祥又平和的老人。

曾经荒诞不羁的他,余生的愿望只是“能吃一口安乐饭”。

1

我现在还时刻揣着你不知道的关怀,去印证我们曾经默契的存在。

合作了十几年的吴孟达和周星驰,一直都被称为黄金搭档。

他们的突然解体,被网络解读出诸多版本,每一版都离不开“反目”、“老死不相往来”的形容。

然而事实上,并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,就是两个人走着走着就散了,还是朋友,只是不再亲密无间。

许知远问吴孟达:“曾经那样一种默契就这样消失了,你会遗憾吗?”

吴孟达沉默了一会儿,没有直接回答,只是说:“我也经常在想为什么,我相信他也在想,可还是想不明白。”

许知远问:“如果以后有机会让你们坐下来聊一聊,会聊什么?”

大叔说:“聊过去的种种吧。”沉默几秒,又继续道:“他现在身份不一样了,财富、地位都提高很多,但快不快乐我不知道。”

这句话很窝心,在大多数人只在意你飞得高不高的时候,还有人在想你飞得累不累。

他们曾经真的是很好很好的朋友,只是岁月向来不够仁慈。

电影之外的我们,都过着平凡的人生,用普通的方式交朋友,再一起去做普通又庸俗的事情,没有惊天动地,也少有大风大浪,人和人的关系,总是开始得莫名其妙,又结束得毫无预兆。

2

我也曾想执剑江湖,倚楼望月斩恩仇,只是转过身才明白,“少年子弟江湖老”,那些迎风站着的“大哥”,都在无人知晓的地方脱了一层皮。

因为《楚留香传奇》中的胡铁花,吴孟达初尝爆红的滋味,他当时住的酒店一开门,就是一大票女粉丝高呼喜欢他。

演了个潇洒浪子,便认为自己是戏中人,恍恍惚惚分不清,觉得自己真是“胡铁花”。

名声、财富一时间纷涌而至,他还来不及反应就已迷失其中,用他自己的话形容那段岁月,“荒唐又膨胀”。

他开始赌博,生活围着烟酒和女人打转,结果债台高筑,身败名裂,被TVB雪藏四年,成了杜琪峰口中“扶不上墙的烂泥。”

无力面对的时候,他也想过一了百了。

最绝望的时候,同时约了六个高利贷的老大出来说:“我现在死路一条了,没有路走了,你们要怎样,要不现在把我干掉吧。”

许知远问他:“你什么时候意识到自己荒唐的?”

他说:“在谷底的时候。”

跌到谷底,没人再花费心力去吹捧他,最绝望,最孤独,也最容易看清自己。

被问及那段荒唐岁月是否会令现在的他不舒服,达叔说:“不舒服是永远的烙印。”

人们总在风霜雨雪都经历一遍之后,才能领悟生命的真谛。

多年前的吴孟达大概也想不到,现在的自己能说出:“人还是要乖乖地,跟普通人一样,做一些合理的事情。”

被江湖捶打过的浪子回了头,自己带上了紧箍咒,放下山河愿,余生只求安乐茶饭。

3

“无厘头式喜剧”叫了那么多年,原来只是受了骗。

吴孟达和周星驰的作品,形成了一种全新的电影语言,在九十年代风靡全国。

可吴孟达对许知远说:“我肯定地跟你说一句,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什么叫无厘头,那都是别人的评价。”

而他最接近“无厘头”的时候,是有一次和周星驰装作情侣,去年轻人的拍拖圣地取材,偷偷听别人讲话。

结果发现,那些小情侣的谈话才是后来的无厘头,一个人提出问题,另一个人答非所问,互相不接茬不搭调,但聊得很嗨,然后突然有个点,两个人就一起乐了,哈哈大笑,这种是真的无厘头。

他说他的电影骗了我们很多年,也说这种电影有其内涵所在。

息影多年,回归尝试科幻片,拍摄《流浪地球》期间,要不停服药来维持身体,这个60多岁的老人也委屈,夜深人静时会问自己:为什么要这么勉强自己。

不知道他自己是否想明白原因,但我想,大概是喜爱吧。

许知远说吴孟达现在的形象有点像老年的鲁迅,如果有机会,问他是否愿意演鲁迅这样的作家。

吴孟达说:“我还没有能量去演这种角色。”

他有清晰的自我认知又心怀敬畏,那演员这个称谓对他来说,除了财富声名,大概还是冠了梦想的重量。

4

我开始变得诚实,对天地,对众生,对自己。

许知远问吴孟达:“如果重新过一遍,你会想把那段荒唐的时间略过去吗?就是自我纠正掉。”

吴孟达重复了一遍问题,没有回答却大笑两声。

许知远追问:“还是你觉得那段荒唐时光是不可避免的,也是应该的?”

大叔说:“那可能就是另一种荒唐吧。”

许知远沉默几秒,说:“如果当年你成功后,再有个三四年,你是不是又会不一样?”

这个问题吴孟达到最后都没有回答,只是挂着苦笑。

这真是个残忍的问题。

因为不管换多少种问法,答案都是不会。

越长大越明白,如果有机会重来,一切也并不会改变,那年的自己,依旧莽撞,依旧无知,依旧胸无点墨却心比天高。

“刚站上一级阶梯,却自以为窥见天光。”

明白这点,是件不怎好的事。

可不再用“如果再来一次,我一定····”来自欺欺人,倒是件不错的事。

江湖还是要去,山河还是要看,好的亦或坏的,但求步步行之无悔。

热点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