胡歌曝拍《南方车站》每天都忐忑,桂纶镁演陪泳女学2个月武汉话

2019-05-20 08:37    来源:Ifeng电影    

凤凰网娱乐讯(采写/良小凉)法国时间5月19日,电影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在戛纳举办发布会,导演刁亦男携主演胡歌、桂纶镁、廖凡、万茜等出席,影片是唯一一部入围第72届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的华语电影,目前场刊评分2.8,仅次于阿莫多瓦的《痛苦与荣耀》。

在影片中饰演一个盗车团伙领头大哥的胡歌,称自己这次刻意没有把状态调到最好。一直有种不安定感的情绪,并延续到拍摄末尾。而这种不安定的感觉,正好与角色所处的状态一致。桂纶镁也表示,自己的角色充满了不安与不确定,是在善良的底色下,做了一个赌注。所以心境转折非常复杂。

胡歌桂纶镁拍戏内心不安定,廖凡演警察差点参与执行任务

影片讲述讲了一个盗车团伙的领头大哥(胡歌饰),与一个愿意用一切换取自由的风尘女子(桂纶镁饰),在逃亡路上与命运对赌的故事。

胡歌自曝,之前演戏都会把自己调整到最好的状态,每天面对镜头都自信满满。但这次演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,反而可以没有把状态调到最好,要经常保持一种不安定感的情绪,并将它延续到杀青。

在这种情绪中演戏,胡歌表示:“我在剧组每天都很忐忑,不知道今天演得好不好,我一开始很恐慌、很担心,但是后来我发现这种感觉和人物很接近,是人物所需要的。”

这种不安感也同时存在于主演桂纶镁的身上,她饰演的陪泳女渴望自由,与胡歌的相遇,是在善良的底色下,做了一个赌注。虽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赢得机会出逃,但还是愿意做这个可能会改变她生命的赌注。

桂纶镁介绍,自己在拍戏过程中,也充满了不安感与不确定,心境转折非常复杂。“我个人也在非常复杂的心境下表演,面对人物和自己的遭遇还是很像的。”

与胡歌、桂纶镁不同的是,饰演警察的廖凡这次轻松许多。拍摄前,他甚至开玩笑的说,是不是自己在《白日焰火》的角色,串到了这部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里来。

影片对廖凡最大的挑战,是学说武汉话。他爆料,自己刚到武汉的时候,桂纶镁已经学习了2个多月武汉话了。而自己曾一度被语言老师嫌弃,说自己一直在讲四川话。

由于自己演的是一位警察,到了当地以后,廖凡也到刑警队去体验生活,观察当地警察的工作和生活状态。最后在一位警察身上,找到了角色的影子,差点跟他一起出警去执行任务。

刁亦男称野鹅湖其实是个乌托邦,影片最早想在广东开拍

昨日世界首映过后,不少外媒都在讨论,影片主要场景“野鹅湖”那介乎于虚实之间的设定。现场,导演刁亦男也回应,拍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就是想表述,一个有关生活的不安的神秘色彩之外的乌托邦。而影片中的野鹅湖,就是“通过城中村和酒馆,灰色交易的场所,去呈现出来的一个空间”。

对于自己继《白日焰火》后,再度把《南方车站的聚会》拍成黑色电影,刁亦男也解释,黑色电影只是一种风格化的类型片,有很强烈的戏剧性。如果把戏剧性和风格化融合在一起的时候,很容易拍出好看且有作者表达的电影。而在当今的中国社会中,我们每天都面临着很多问题,这些都为自己创作黑色电影提供了天然的土壤。

现场,有不少外媒对导演发问,影片的主题是什么?刁亦男直率表示,自己的电影不会设立主题。电影内容,只是把自己感兴趣的事实罗列在一起。如果非要说影片传递了一种什么精神,那么应该是主角们在各自困境中,通过冒险、牺牲和抵抗,获得了自由,指引我们生活动力的精神。

影片同时是一部方言电影,主创全程说着武汉话,影片也是在武汉拍摄。但导演却透露,影片最早想在广东拍。因为他要找一个有很多湖的城市,最好跟城中村有联系。但是他在广东没有发现这样的地方,后来去银川找了一趟,结果也不理想。

最后,发现了被称作百湖之城的武汉。于是他随即拍板,决定在武汉拍摄。所有演员,也必须入乡随俗,说起了武汉话。而影片所有非职业演员,也都是武汉本地人。“如果主演说普通话的话,电影调性就很奇怪。于是我要求演员们努力学习武汉话,跟群众融为一体。也可以找到进入角色的钥匙。”

现场的提问环节,外媒听的懵懵懂懂,不过导演刁亦男还是尽可能给出自己一套充满诗意的解答。他将影片的拍摄目的,最后总结为一个人的自我拯救力度和愿望,他希望这个议题能被更多中国观众捕捉到。“影片表达的非常传统的价值观和精神,但在社会发展的今天,我们却在渐渐失去这些传统观念,他们本应该处于前所未有的重要位置。”

本文系凤凰网娱乐独家稿件,未经授权,禁止以任何形式转载,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。

热点资讯